Glym

你若能懂,便是一次灵魂的拥抱。
这里磕磕,欢迎来戳。
剪刀手or写着玩

620瑜昉24小时活动预告

我……我没啥拿的出手的~
挥舞个小剪刀开个车吧~
蹭一波太太们的粮吃~
尽情期待吧~

叶凌秋大小姐:

在这个端午佳节,让我通知大家一个好消息~


为了庆祝620这个美好的日子,我们将联手让大家吃粮吃到饱~


在620当天的0点和24点整,以及每个整点的第20分钟,都将有一名太太发布自己的作品来庆祝这个甜蜜的日子~


大家可以关注“瑜昉24小时”的tag来为自己喜欢的太太们打call~


倒计时一天,敬请期待~




特别鸣谢以下参与者的产粮~


 @黎若凉 


 @芥末泡芙 


 @洱-迷. 


 @Glym 


 @清池钏 


 @小个鹅 


 @观观观观观自在 


 @叶凌秋大小姐 


 @我的小王子会弹钢琴 


 @水月镜花 


 @尹老师的苏清澈 


 @一只帅气的博主sama 


 @Meldozy-practice♟ 


 @Joy with Rain 


 @橋本筱 


 @若虫虫儿 


@祐味弟昉丸 


 @姣妗 


 @一颗杏鲍菇 


 @枫林晚 


 @小星星呀 


 @鲨啦啦 


 @十九个羊驼 


 @阿大AOKA 


 @安菲尔德10号 


 @正经姑娘 



收到最想要的《如鲸向海》啦~@冰霜哥布林 
这估计是我最早买,最后收到的本子!!!!
舍不得拆开,留着收藏~
谢谢各位太太!!!你们都是最好的人!!!!

每个6月都对我不太温柔,命运的转折如同山顶打滑。

去年的这个时候,我是最后一个离开学校的高三学生,然后好像没有任何感觉一样,按照既定安排,吃饭、入住、睡觉。

心里很静,就像知道后来会发生什么一样。

这是我最怀念的一个6月。

高考也许是一生一次最重要的事,但是被包裹在那么多人炽热的安全感里,它又是最不重要的一件事。

我知道我再也不会体会到那种安全感,也不会重温那种炽热。

只有想念你们。

那么,请小朋友们放掉负担,为爱一搏吧。

旁友~票子要哇?

没有上海就自己做一个。

尹老师要哇?点进来了解一下?

依旧是昨晚的软件创设,尹老师有关版。

作业创设,就请别转出LOFTER啦~

熬了一个晚上做原创软件。

创设女孩不服输啊 (;´༎ຶД༎ຶ`)

皮傻的我私心做了🐳表白的聊天界面,不知道教授看到是什么表情。

还有什么脑洞就请砸向我吧。

因为是作业创设,就请别转出LOFTER吧。


虫洞驿站

Rofix:

欢迎来到高考前的虫洞驿站,这次我想聊一下高考。
我认为人的成熟分为感性和理性两方面。感性上我们更具备共情能力,能换位思考,进而懂得分寸,承担责任。理性上我们理解了这个世界运转的模式,知道一切都是由人类逐步建立的规则,明白了自己如何参与与制定社会的游戏规则。
而考试,专业,应聘等规则,一直在历史上不停地变化,以前皇宫里需要文武大臣来维护皇权,自然考的就是文和武。如今亦然。高考,从科举以来,既不是检测你学习成果的过程,也不是见证青春结束的里程碑,它一直都是选拔人才的工具。无论你高考成败,你要知道它无法定义你对知识的追求和青春的质量。但是话说回来。
高中的唯一目的就是考上好大学。很多人误以为高中的主要目的是学习知识。但任何经历大学后的学生都知道,高中的知识量很小。不需要三年的时间来学习,实际上,如果把高中所有知识放到大学来教,可能只需要一个学期。而之所以高中有三年,是因为能更好的备考。正因为高考的“选拔”目的,它不仅有检查你学习成果的题目,还有筛选你的题目。这些刻意变难,对学科没有帮助,畸形设置的题目,消耗了高中学生的多数时间。然而学生身在其中都会觉得这些题目终究是有用的。直到他们大学之后才知道,原来这些题目有真正简单的解法。当初的思考题陷阱题,只是纯粹为了难而难。并不会让你成为更好地物理学家,数学家。
所以对文理分科发愁的同学,其实就选择你能高考考好的学科就好。因为文理学课根本无法对应如今的职业。大部分有趣的工作,无论是电影导演,动画编剧,游戏设计师,电竞运营,艺术策展人,科幻作家等等,都没有确切的文理专业对应,本科的好大学的实际价值要高于差学校的好专业,到了招聘季你会更加明白。
也正因为高中的唯一目的是考上好大学,如果你能绕开高考考上好大学,不用犹豫你错过了什么,你是在做正确的选择。如果你是艺考生,因为国内的莫名偏见,现在是你最痛苦的时期,之后一切都会非常好。到了大学和之后,所有人都羡慕艺术领域的学生,你会有最有趣的生活。
最后高考加油!一切顺利。

个人的情况作为参考:
高中理科,本科UCLA数学专业大二转设计,研究生RISD设计。目前在纽约实习中,欢迎附近朋友找我玩。




本文可转载到任意平台,标明原链接就好

在小黑屋里关了两天的总控妹子,看到这段,终于清醒了。

占领全场制高点 get √。

【影评】《命运速递》:后来是不可抗拒的宿命涌来

这部片子的海报在学校里贴了几天。

惊叹于李非导演的脑洞,24小时剧情,算是一部对于故事本身和剪辑技巧非常苛刻的非线性叙事故事。

给予我剪辑上的思考还是挺多的。

虽然是小成本制作,群演的镜头感还欠缺火候,但是几个主演的笼络性和爆发力处理的相当得体,进退有当。

非线性叙事的电影容易在剧情表达上出现冗余重复的现象,剪辑师在这一点上很明白地使用了回答式转场,使几个人物的对话重复得生动有趣。

在人物形象的竖立上导演体贴地使用了大量细节,比如很早就出现的周小铁的「孝」字贴,母亲的骨灰袋,还有从头至尾呼应作用的钱包照片等。

对于某些人物的特点,导演还留有遐想空间,万总的原生家庭的分裂、新一段只有半年但不幸福的婚姻,万总性情的大突转和对于兄弟情谊的舍弃,同时还有哑巴胖子失语的原因。

有遐想,但不遥远。

色彩。

这部片子是鲜活的。人物是鲜活的,对立的。

色彩也是。

导演把夜景拍出了斑斓的感觉,暖色调和冷色调和谐融合在一起。

我还记得周小铁蹲在墙角喝矿泉水,他的脸一半是橙色,一半是深蓝,像极了他这个人,一半是火热而莽撞,一半是理解和柔情。

初九最开始见导演穿的是性感,下决心去勾引万总偷钱却穿的是一身纯洁的白色,最后在海上的漂行是一身与海洋反差极大的红。

在这些镜头的琐碎里,静下心来看,你看到的是每个小人物的曲折和成长。

大概是命运转一圈,回过头来才是你。

后来是不可抗拒的宿命涌来。

【采访】尹昉:普鲁斯特问卷

        答过普鲁斯特问卷两次,个人超级喜欢尹老师答的这份普鲁斯特问卷,尤其是那个“我存在”的问题真的是震慑到灵魂的某一部分。但是一直没有找到文字版本的全集,就自己花时间一题一题打出来了。

        给大家共享一下吧。

        转载、私藏随意,如果要发到别的平台请私我。

        著名的Proust Questionnaire(普鲁斯特问卷)由一系列问题组成,问题包括被提问者的生活、思想、价值观及人生经验等,被称为“发现真实的问卷”。因著作《追忆逝水年华》而闻名的Marcel Proust(普鲁斯特)并不是这份问卷的发明者,但这份问卷因为他特别的答案(普鲁斯特在13岁和20岁时分别做出了不同的答案)而出名,并且在当年时髦的巴黎人沙龙中也颇为流行。因此后人将这份问卷命名为 “Proust Questionnaire” (普鲁斯特问卷)。如今,Vanity Fair(《名利场》)杂志每期封底都有普鲁斯特问卷的专栏。现在上海《周末画报》每期封三都有一版的这份问卷,还另配一整版大幅图片,找港台一带知名文化时尚学者人物来回答这些问题。

        尹昉说:“你知道我最怕的问题是什么?就是问最。“然而,他最后还是妥协了,回答了这份著名的问卷。

 

      1.你认为最完美的快乐是怎样的? 

         “完美的快乐,是所有的发生,你都乐于接受。“

 

  2.你最希望拥有哪种才华? 

      “幽默。我太认真了,所以不容易幽默。我的幽默是不自知的。“

 

  3.你目前的心境怎样? 

      “从容淡定。”

 

  4.还在世的人中你最钦佩的是谁? 

      “如果一定要说一个,侯孝贤。看完《聂影娘》,我特别钦佩他,他做出了我想追求的艺术境界,东方的、内敛的、留白的、象征的,美的。“

 

  5.你认为你最伟大的成就是什么? 

      “我存在。”

 

    6.你最喜欢的旅行是哪一次?

    “2009年,背包徒步墨脱,当时还没通公路。翻一座雪山进去,走七天再翻一座雪山出来。之前完全没有徒步的经验,但觉得这个太有吸引力了,也不管危险程度有多高,就去了。当时很穷,什么都是最便宜的,登山包是借别人的一个假的XX牌,结果没有背负撑,背着特别特别沉;登山杖五十块钱买的,第一天就折了,后来就拿着树棍支,很容易崴脚,走路很累。他都不是路,是崎岖不平的地面。鞋也是,就是第一脚踏进去就湿了,从来没干过。但那次旅行,真正让我觉得自己是强大的,之后我非常相信自己。也不怕再遇到什么了,反正都遇到了。“

 

  7.你最痛恨别人的什么特点? 

      “相对来说,是虚伪。“

 

   8.你最珍惜的财产是什么?

      “身边爱我的人,和我爱的人。”


  9.你最奢侈的是什么? 

      “归属,家庭美满。“

 

  10.你认为程度最浅的痛苦是什么? 

      “被针扎了一下。”

 

  11.你认为哪种美德是被过高的评估的? 

      “这一聊吧,又长了。牺牲,当然是美德,但是从这角度看是牺牲,另外一个角度看就会变成愚昧,比如恐怖主义就是牺牲,牺牲了自己,去成就了他人的信仰。但是从人道主义去看,他反而是邪恶。“

 

  12.你最喜欢的职业是什么? 

      “艺术工作者。”

 

  13.你对自己的外表哪一点不满意? 

    “本来最不满意的是牙,但是今天看照片还挺可爱的。“

 

  14.你最喜欢男性身上的什么品质? 

      “担当。”

 

  15.你最喜欢女性身上的什么品质? 

      “奉献。“


  16.你最看重朋友的什么特点? 

      “真诚。”

 

  17.你希望以什么样的方式死去? 

      “自我了断。梦中直接进入到下一个世界,直接过渡到下个世界。(Q:你相信轮回?)对,不一定是那么实的,它可能是别的生命形态,哪怕是我们完全没见过、没想象过的,比如尘埃。”

 

  18.何时何地让你感觉到快乐? 

          “与不经意的美好相遇。“

 

  19.如果你可以改变你家庭一件事,那会是什么?

      “希望父母没有离婚,家庭没有破裂,那很多事情会完全不一样。”

 

  20.如果可以选择,你希望让什么重现?

      “ 让妈妈重生。“


尹昉:向往自由

看不惯:

以下是尹昉刊登在某杂志专栏上的文章,看完全文,你会对他深感敬佩的!反正我是已经五体投地了。


                               向往自由
嘉柏丽尔女士以侧面示人,头戴礼帽,颈上饰以珍珠项链,手拿香烟。那幅水彩肖像颜色单一,线条简洁,是漫画书《可可·香奈儿》的封面(漫画家伯纳德·奇科利尼创作)。这是我印象中的嘉柏丽尔·香奈儿。传奇时装偶像的一生曾被时尚爱好者们在文字和电影中不断地加以复刻呈现,这却是我记忆深刻的一个。那是法国Nave出版社的“伟大女性的命运”系列丛书之一,美国现代派舞蹈家伊莎多拉·邓肯也曾以漫画形式收录在这个系列中。


伊莎多拉·邓肯从小反对传统的芭蕾舞,认为芭蕾舞不是“真正的舞蹈”,她的舞蹈理论深受柏拉图、尼采、卢梭和惠特曼等哲人的美学思想影响,她赤脚而舞,用舞蹈寻求身体本质和精神内涵;赢取、主宰、爱——对嘉柏丽尔·香奈儿来说,这三个动词定义了自由。在她的时尚艺术里,舒适才能造就优雅,自由的身体、自在的心态都与之相关。


某种程度上,无论嘉柏丽尔还是伊莎多拉,都是自由的代名词,几乎“一个人”完成了一场艺术运动。


赢取身体的自由,来体现内心的自由。


了解嘉柏丽尔故事的契机,是一个引子。从舞者的身份出发,我很好奇,艺术的“彻底自由”究竟是什么样子的。


谈论自由,很容易掉进哲学终极命题的深渊。观察艺术史或者一个艺术家,可以容易看到艺术在追求自由道路上的脉络:在一个破旧立新的循环中追求自由的边界,艺术家总是在寻求某种解放的过程中打破一种形式,又自觉或不自觉地建立另一种形式,由此诞生各种主义与各种流派。这些艺术家的门徒和追随者在发扬光大的同时又建立出各自的流派体系,其中很多,又很快被新的所改革或代替。


反过来看,既然是走向自由,为什么又要建立一轮一轮的形式等着被打破呢,岂不是悖论?


嘉柏丽尔也许给了一个解释:
主宰规则,为了可以自由打破陈规。
与自在为伍,和直觉相伴。


我回过头来看自己:少年时开始学习古典芭蕾,但无法忍受芭蕾极其苛刻的桎梏而一心想放弃;后来遇到现代舞,感受它带来的自由与释放,于是我又回归到舞蹈事业里,也开始通过舞蹈,真正用艺术的视角来看这个世界。少年时觉得舞蹈是一种表现,用来展现视觉美;后来觉得是舞蹈是一种表达,有好多情感、态度、思考想用它传递。再后来,我似乎看到了新的高度——那种大音希声、大象无形,虚空却包罗万象的境界。


这种境界,我能理解并且向往,但无的放矢——那种自由给我创作上带来一种前所未有的迷惘。我试图做了一些作品去追求那种境界,《褪》《声声慢·叶落》是一种“想当然”的尝试,几年后再看这两部作品,我只是从中找到了一种肢体语言风格和质感,但依然是一种基于感性的视觉化呈现。


我开始从舞蹈即兴中去寻找。2013年,我和李阿平创立一个“相遇艺术计划”,召集舞者和各种艺术家一起在不同的环境中即兴表演。可能很多人和我一样,一开始以为“即兴”就是随心所欲地跳,但,只是随心所欲并没有太多意义。我开始对即兴有更高的要求,我也赋予“相遇”一套自认为完整的东西方结合的哲学概念。我开始做大量的工作坊来输出和实验自己对“相遇”概念的想法,从中找寻自己的方法论??这个过程让我前所未有地感觉开始有了一套自己完整的体系——但是,发现这些形式有时候在即兴演出中反而变成了一种束缚:我无法从形式中解放出来去往更广阔的自由,而且并未超越前人的形式所能达到的高度。


对某种高度、境界有觉悟与向往,希望站在前人的肩膀上结合自己的体悟和实践,开创自己的一种自由,但是,我从来没有想过这种自由对我来说到底意味着什么,只是一种高度与境界吗?那一定也是别人的高度与别人的境界。用一种预设的高度、预设的自由来建立所谓的方法论,可能是对自由的误解,是本末倒置了。后来,John Cage的一句话启发了我,大意是“不是我们走向某种目标,而是我们达到了目标,但目标是随着我们变化的。如果艺术有某种目的的话,就在于睁眼看清这个事实,而不是执着于‘目标’本身”。为什么有舞蹈?最根本上,身体能够沟通生命的各个环节,它能够通过我们对身体的认知和开发,去表达我们对世界的认知。


用身体修炼自己。这个滋养自由的过程,注定是一个一直持续的过程,永远地像是:
创造一种环境,犹如设计一座花园,
让大胆、理智与卓越蓬勃生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