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lym

你若能懂,便是一次灵魂的拥抱。
这里磕磕,欢迎来戳。
剪刀手or写着玩

李秋千:

用黑的手段去对付黑真的是一种非常非常愚蠢的行为,其实之前就几次三番的想说,不要因为去看了匿版之类的地方就开始自己也学着说它们那种阴阳怪气、每句话省略代指黑称表情一堆的怪话,内涵和那种看起来就让人本能不舒服的嘲讽真的一点也不有趣,甚至还不如用一些普罗大众都能接受的通俗骂人话来得爽快明了,就更不提其他带着诅咒性质的一些脏话给人的观感了。频繁的外人根本看不懂的掐架撕逼骂人内涵只会把自己的公信力无限拉低,以至于有一天你真正想要说什么的时候,哪怕是正确的,也不会有人愿意听了。因为不管愿不愿意承认,多数人想看的是粉饰太平,他们会下意识地倾向于看起来和善有礼、又有着恰到好处强势和道理的一方,倾向于看起来很可怜的那边,而不是浑身跟筛子一样每句话都是洞的一边,这就是所谓路人的天性。当初步印象定型的时候,后续解释再长又有几个人有耐心看完呢?最终也只能走入“相信你的人总会相信你”这个在某种意义上很挽尊很止损的局面罢了


这个问题我也多少有犯过,认识的人啊朋友啊比较有好感的人啊……基本上很多都存在吧。大概就是因为如此所以更加感觉自己没有立场也没有理由去劝说别人什么,当然也因为曾经听说基友有朋友去这么做了结果被骂圈管骂得很惨,所以畏惧。都有。诚然我也是双标的,总是觉得曾经受了那么多罪,自家人做的这点反击不算什么,哪怕过激。有许多次机会我本来可以冷静下来至少劝住身边的人不要说一些话做一些冲动莽撞后果难以预料的事,但出于各种考量没有,这两天总在想我曾经有一些言行是不是也对现在的局面多少推波助澜了呢?毕竟我也是魔道粉这个大概念中的一员啊。回想起两年前和朋友们忙于辟谣的那段时间,我们总是会反复检查自己说出口的每一句话中可能存在的漏洞,用最克制、最谨慎的态度来对待,为的是不要被抓到把柄反过来成为对方谩骂的利器,确实时间让所有人都松懈了,都需要反省。


我从来都相信墨香,不止指她的人品,还有近乎盲目地相信她可以挺过难关。但是血再厚的人也承受不住被一直造下去,每一次的伤害永远是不可逆转的。打这么多也许会被觉得扣锅自家人,也许会被觉得说教,是,我不过是一个读者,现在依旧没有立场说这样假大空的话,但是我是由衷的、由衷的希望至少我认识的有一部分人能看到,以后日子还长,并不是没有比撕逼偏激发泄情绪更好的来表达自己想法的方法,哪怕只是在言语上更有技巧呢。憋气是很难忍,但对当下而言,受不住一时的委屈可能就要更长久的受委屈,希望爱她的大家能用对她更好的方式去爱她,而不只是用自己觉得好的方式吧。

评论

热度(1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