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lym

你若能懂,便是一次灵魂的拥抱。
这里磕磕,欢迎来戳。
剪刀手or写着玩

[顺懂]脱轨19

有朝一日:

*娱乐圈au



经纪人也要走了,他手头上还有别的艺人,别的工作。


临走前,他扶着门框问,“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


“有好几个真人秀节目都向你邀约了,我劝你试试,积累一点热度,后面也好拍戏。”


他没说出口的是,这些真人秀节目是请不动顾顺,请李懂是为了把顾顺,把他们的绯闻,性向,当梗,当笑谈,当看点。


他们都心知肚明。


“你好好想一想,脸面不能当饭吃,毕竟你和公司合同也要到期了,公司……不养闲人。”


李懂点点头。关上门,房间里又只剩他一个了。


他攥紧手机,手机里是顾顺发完照片后的话。


第一条是,“我不分手。”


第二条紧接着飞来,“要扛一起扛。”


李懂回一条,“你别闹了。”



母校校庆,同学群里组织着去学校参加庆典。大家都忙,忙工作,忙事业,忙家庭,一边说忙,一边说抽空一定去。李懂没打算去,可是原来看好他的那个老教授给他电话了。


“我马上要退休了,你这次不来,下次就见不到喽。”


见了面,教授果然比记忆中又老了些,他一手大茶缸,一手招呼李懂坐。


“最近忙什么呢?”


李懂有点苦笑地,“我是无事一身轻。”


他接过老师递来的热茶,茶太烫了,他又放下去,“我是想……回校考研,再读几年书。”


老教授从茶缸上一兜眼皮,“哦,好事啊。”


他吹吹热气,“你过去读书,其他几个老师老是念叨,李懂什么都好,就是这个性子怎么在演艺圈混啊?”


“你看看,这不也混下来了吗?”


李懂低头垂目看茶叶在滚水里沉浮,“就是混得灰头土脸。”


“哦,你的事我也听过一点。”教授把盖子扔回茶缸,“外面这些人啊,两个年轻人谈恋爱,他们凑什么热闹。”


李懂一愣,赶紧说,“老师,我和顾顺没有……”


教授把手一压打断了他,“对着老师就别说谎了。你是什么人我还不清楚?炒作?哼。”


“你就是太老实了,这么大风波,顾顺也就这么一声不吭让你把责任全扛了?你都被逼到没戏可拍要回学校读书了……他还是不是男人!”


“……是我不肯。”李懂轻声辩驳,“顾……他跟我不一样,他有能力,有才华,所有人都看好他,他受到的压力和关注,我想都没法想,他不能有失。”


“老师,您不是说过,好演员留给大众的应该是他的角色,他的表演,而不是丑闻吗?”


老教师眉毛下压看了他一会,才开口,“李懂,你觉得和顾顺恋爱是一件丑闻吗?”


连教授也这样问。


李懂走出教师办公室,走廊,教室里都是同学,认识的,不认识的,一见他走出来,全都面色古怪。


李懂有点莫名地在人群里忽然破开的一条缝里穿过去。


他不知道经纪人打爆了他的电话,他和老师聊天时把手机静音了。


走到尽头时,一个男孩走到近前低声说,“干得好,我,我很佩服你们。”


李懂看看他,他不认识这个人。


发生了什么事,怎么就他一个人不知道。


他的电话终于被经纪人打通了,经纪人急不可耐地冲口而出,“李懂,你在哪里?”


“什么?……你还没看吗?你怎么会还没看,你周围有记者吗?你先找个隐蔽的地方,带上帽子,口罩……照我说的做!”


“ctm顾顺……他接了一个采访,把什么都说了!”


什么都说了是什么意思?


是他想的那个意思吗?


李懂已经走到一楼楼梯最后一级,还在茫然着,周围有路过的学弟学妹,都举起手机对着他。


他才记起来打开手机里的视频网站,结果视频网站好像都瘫痪了,好久才刷开,他吸了一口气,点开播放键。


后来年末时总结年度狂欢时刻,大家都还记得这一天,都还记得自己怎么把视频网站刷瘫,都还在把顾顺的每一句话,每一个表情翻来覆去地仔细回放,到那时候他们还觉得像是假的。


他们都说,没想到,我们这环境还有敢这么说这么做的人。


这世道,还有人做皇帝新衣里的小孩。


采访里,顾顺还带着大病未愈的病容,因为瘦,脸上线条也带着憔悴的坚硬。


他每一口呼吸,似乎都能闻到喉口里的血腥气。


可这也没阻止他接下来要说的话。


他坐在沙发上,双手十指交扣,是很强硬的姿态。


“住院以来,我受到很多关注。外界对我有很多猜测,受到辱骂,也受到赞扬。可实际上,没有一样是我该得到的。”


“你们想知道什么?”


“我和李懂在恋爱,这没什么不可告人,也没什么丢人的。可是,什么时候牵手,什么时候接吻,这都是我们自己的事,无可奉告。”


”我不道歉,我不认错,因为我根本没有做错,李懂也没有。如果这样,你们还要往一个无辜的人身上扔鸡蛋,也请往我身上扔。要骂,请把我一起骂,他是我的男朋友,所有的折辱受难,我们会一起面对。”


“你们想从我身上拿走什么就拿去,想往我身上倾泻恶意,那也请便,我不会低头,也不会妥协。”


“我不怕两手空空,从头再来。”


“我只怕爱会蒙羞,被挑选择捡,我只怕自己面目全非胆小如鼠,连牵爱人的手都不敢。”


“我怕承受了无数光环荣耀,回到家,却漆黑一片,连盏灯的光都没有。”


“有人说我现在的所作所为是在暴风雨里用手掩火,是徒劳无功,可我不信我们身处的这个国家,站立的这片土地,容不下一点真情实话,容不下一点点与众不同。”



又下雨了,春水淅沥,校道上人来人往人们撑起伞,连绵的伞下,只有李懂一个人捧着手机呆呆地站着。


他不记得戴帽子,不记得带口罩,不记得要把自己藏起来。


屏幕上落了雨,他一会一会就要用手擦去顾顺脸上的水。


好一会儿,他才发现有人在身后为他撑伞,分走风雨。


是顾顺。


也没有帽子,也没有口罩。


临走前,教授对李懂说,“认真的恋爱怎么会是丑闻?”


“李懂,你敢说,你从来就没想过要光明正大吗?”




tbc


更啦!!!!!!!

评论

热度(1442)